南京洋女婿拍的抗疫紀錄片火遍全球,他說秘訣是…

2020年07月07日 16:30:22 | 來源:我蘇網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日本紀錄片導演竹內亮在中國生活7年了。

  他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愛吃鴨血粉絲湯,會做幾個中國菜。

  7年前,他在日本NHK和東京電視臺拍攝紀錄片,借著工作的機會,愛上了中國和一個中國女孩,7年之后,他放棄了日本的工作,來到了中國,定居在妻子的故鄉南京。

  他依然在拍紀錄片,從前拍日本給中國人看,現在拍中國給日本人看。

  6月26日,竹內亮拍攝的抗疫紀錄片《好久不見,武漢》全網上線,用10個在武漢的人物故事,向外界傳遞真實的武漢。這部沒有腳本、時長1個小時的紀錄片,在短視頻風靡的時代獲得了出乎意料的勝利:上線不到24小時,播放量已超過2500萬次。6月29日,這部紀錄片成為豆瓣熱門書影音排行榜第二名,熱門電影第一名。

  01 “我們把老板送進醫院了”

  加入竹內亮的團隊之前,攝影師阿浩一直覺得紀錄片導演應該是嚴謹的、規范化的。“該進行這個過程就進行這個過程,該采訪什么問題就采訪什么問題。”這種印象在和竹內亮共事得到巨大的顛覆:竹內亮完全根據自己的心情來,拍攝過程中的燈光、畫面全都交給他們:“我們覺得OK,他就很OK,有時候我們覺得不OK,他也很OK。”

攝影師阿浩

  和這樣隨性的老板在一起共事,一定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果然,4月初,竹內亮提出,想去武漢。

  其實2月份,竹內亮就冒出了想去武漢的想法,但直到4月份武漢解封,他才正式在公司的全體會議上提出想去武漢。朋友們都很反對:“你不要去武漢,那里很危險。”員工里也有一部分表示反對,但更多的人贊同。最后,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竹內亮帶了4個人一起出發去了武漢。

  阿浩是這4個人中的1個。

  拍攝進行到了第7天,阿浩經歷了拍攝過程中最刺激的事情。那天晚上,阿浩正在房間洗澡,同屋的另一位攝影師收到亮叔微信,讓他去一下他房間。同屋以為是拍攝上的事情,就去了,過了會兒,同屋跑回來叫他,告訴他:“亮叔好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發生了。”

  他們奔過去一看,亮叔在床上躺著,翻來覆去地哼。他們迅速撥打了120,亮叔被抬到了醫院。

  最后檢查出是尿路結石,人無大礙。第二天,醫院就讓他出院了。

  阿浩回想平時生活,他們吃飯的時候亮叔不吃,就說自己不餓,要么就吃一點點。“一個40多歲的人,不吃飯喝水,酒喝得又多”,阿浩想了想,總結了一下,亮叔的這次突然得病是“情理之中,每天這樣肯定是該得病了”。

  病在床上的竹內亮沒忘記讓兩位攝影師把這段難忘的醫院夜奔拍下來剪進《好久不見,武漢》的成片里。紀錄片里,護士問他,“這些是你的朋友嗎,大晚上把你送到醫院。”三個人尷尬又不失禮貌地呵呵一笑:“我們是他的員工。”

  躺在床上的竹內亮一邊哼哼一邊豎著大拇指:“(給你)獎金”。

  另一位攝影師回了一句:“獎什么金啊,萍姐(竹內亮妻子)跟我聊了,你要被教育。”

  阿浩覺得,這個紀錄片導演太“不正經”了。

  02 一個被微笑勸退的日本人來到了中國

  日本傳統的拘謹感和距離感似乎在竹內亮身上并不見效。他更像是一個隨性的人:拍紀錄片不用腳本,對畫面和畫質也沒有過分的苛刻。在他之前拍攝的紀錄片里,經常會有不明所以的路人出現,甚至帶偏采訪對象,把導演晾在一邊。

  在最近播出的《好久不見,武漢》里,在一個采訪對象的家里,他饒有興趣地吃著零食,先是蘋果,再是薯片,一抬頭發現采訪對象哭了,愣了好幾秒。

  但竹內亮回憶自己的家庭,并不是一個背離傳統的家庭。竹內亮的母親是一個特別典型的日本人,講究禮貌,擔心給別人帶來麻煩,也不會跟別人說心里話。從初中開始,竹內亮越來越覺得這樣不對。他覺得做人應該把自己放開一點,不要那么客氣,“互相添麻煩是最好的交流。”

  2001年,竹內亮第一次來到中國,在長三角的一個城市的便利店,一個服務員隨手把找零的零錢扔給他,這讓他覺得很意外。在日本,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場景,每個服務員都一樣,禮貌,帶著職業的微笑,從來不會發生把錢扔給顧客的事情。

  第二天,他來到了另一個便利店,服務員特別熱情,一直在跟他聊天,隨意又溫和。他再一次覺得意外:在日本,服務員從來不會跟陌生的客人搭訕聊天。

  兩次截然不同的便利店購物經歷就像是一個提醒: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可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你可以很隨意地生活。這一點讓竹內亮特別觸動。

  在一次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他遇到了中日文翻譯趙萍,這個漂亮、認真、嚴謹的南京姑娘日后不僅成為了他的愛人,生意上的伙伴,更加深了他和中國的聯系?;楹蟮?年,竹內亮提出,想去中國發展。

  反對聲音最大的就是趙萍。沒有人能理解,一個在日本工作穩定、有房有車、婚姻穩定的人,為什么突然想放棄一切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發展。竹內亮給出的理由就是喜歡。喜歡中國的多元,想把真正的日本介紹給中國。

  竹內亮花了一年的時間,用“熱情”說服了趙萍,13年,兩人帶著兒子回到了南京。

  03 撕標簽的人

  十三四歲的時候,竹內亮就開始看電影。每天兩三部,第一部電影是什么他已經不記得了,但對他影響最大的,是富蘭克林·沙夫納的《人猿星球》。

  這部顛覆人和動物之間地位關系的科幻電影刷新了竹內亮的認知。“平等”的理念開始萌發,直到現在,他也不愿意去打蚊子,總覺得各類生命都是平等的。更為重要的是,他開始學會用另一個視角看問題,更多地,他開始注意到人,開始關注平凡小人物的世界。

  他喜歡新聞,也喜歡電影,以前考慮過做記者,也想做導演,后來選擇了做紀錄片導演,是維持兩者的平衡。

  來到中國以后,竹內亮拍攝了自己主導的系列紀錄片《我住在這里的理由》。在這部紀錄片里,他把視角重置,以住在外國的平凡的中國人的視角,比如在京都開民宿的中國人、在日本從事相撲的中國選手……去看當地的社會。沒有腳本,隨性率直,這個系列的紀錄片將他的想法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也因此得到了很高的口碑。

  很快,紀錄片里出現了在中國居住的外國人:在廣州開居酒屋的日本老板、住在大理農村的日本女性……視角轉換之間,他是帶領觀眾游走在不同文化之間的導游,也是幫助兩個國家的人理解對岸的文化的人。他把外界貼在兩國文化上的標簽撕下,讓人們感受最真實、最淳樸的本地文化。

  同樣的初心,才有了《好久不見,武漢》。十個人物故事的選取也是“外國人想知道的事情”,比如華南海鮮市場,比如花10天建成的雷神山醫院,比如在這場災難中失去了家人的人。

  他在豆瓣上寫道:“所以我想自己去看看,把真實的武漢傳達給外國人。”

  他喜歡真實的事情,并愿意為之付諸熱情,這讓他有動力撕下外界固有的成見標簽。他回憶起他以前在日本拍攝流浪漢的情景,沒有回報,沒有好處,流浪漢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他憑著熱情去采訪和交談,一遍遍地磨,最后得到了三四個人的故事,那是他搭訕了100多個人的結果。

  他也相信真實有市場?!逗镁貌灰?,武漢》推出之前,大家都很沒底,一部時長1個小時的紀錄片,到底會不會被大家接受?

  市場給出了答案。很多網友評論:“非常友好地將武漢真實的狀況展現了出來”“看見了在新聞里看不見的中國人的一面”“看見了我非常喜歡的充滿人情味的中國人”……

  更多的網友說,自己看哭了。

  這讓竹內亮很有底氣地告訴媒體:有意思的、有內容的紀錄片還是會有人看。他覺得,中國的年輕人不喜歡形式主義的東西,雖然有人喜歡娛樂節目,但還是有人喜歡真實的東西。他認真又誠懇地在前500多條留言下一一回復,后來評論量越來越大,他回復不及,才漸漸不再回復。

  一個住在中國的日本人,娶了個南京女孩,之前向中國介紹著日本,現在向日本乃至世界介紹著中國,甚至他的出生日期都那么富有意味:1978年10月23日,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在東京互換批準書,條約正式生效。人們把他看成中日友好交流的橋梁,我問他,你怎么看待這種稱號?

  他搖搖頭,說:“不需要,我就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沒有那么偉大。我只是一個拍紀錄片的大叔而已。”

  說完,他從會議室的地上順手拿起一瓶喝了一半的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來源:江蘇新聞廣播 記者/金晶、顧倩穎

layer
快樂分享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秒速赛车 贵州快三怎么玩 股票股票推荐 重庆时时分析软件老版 吉林111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河北11选五玩法 奇趣统计提前一分钟获取数据 四肖五码资料 26迭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