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籍烈士季福林的后人來到五條嶺祭拜“72年了,今天我們帶您回家”

2019年12月18日 18:08:38 | 來源:鹽阜大眾報報業集團全媒體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12月15日上午,烈士季福林的侄子、侄孫等7位后人,從泰州靖江市趕到位于鹽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的五條嶺烈士陵園祭拜。72年前,兄弟一次擦肩竟成永別。多年的思念終于得到了慰藉,此次,他們帶著親人的英魂回鄉。

  相隔200公里,五條嶺前的隔空祭拜

  上午10:30,五條嶺烈士紀念碑前,一場特殊的祭拜正在舉行。“爸爸,我們到五條嶺了,現在準備祭拜。”烈士季福林的侄孫媳代益群打開手機,接通了父親季士勛的電話。

  “等我一起!”電話那頭,從早上7點多就在靖江家中等待的老人立刻站直,理了理衣服。“向季福林等烈士三鞠躬!”隨著陵園守墓人卞康全的聲音,200公里外的季士勛和自己的兄弟子侄一起鞠躬致敬,完成了這場隔空的祭拜。

  “父親年事已高身體情況不好,不能乘車,無法前來。”代替父親前來的季承東說,父親患有白內障,眼睛看不清,不能視頻,但他說通過電話連線,他在靖江家里一起祭拜。為了這場期盼已久的祭拜,老人早早就穿戴整齊,坐在家中客廳等待,特別鄭重。

  “72年了,二伯(二爺爺),我們終于找到您了!您該回家了……”在五條土嶺前,烈士的后人將帶來的水果、點心、白酒等祭品擺放整齊。幾刀冥紙化作青煙,將白酒撒在長長的五條土嶺上,遲來的祭拜終于實現。

  “今天我們終于找到了二伯的安葬地,完成了祖父的遺愿。祖父去世前也念念不忘此事。”看到大氣莊嚴的五條嶺烈士陵園,烈士的侄子季祥云百感交集。季祥云的父親是季福林的四弟,他告訴記者,季福林出生于靖江縣龍旺鄉少堂村鐵索橋埭,為華東野戰軍第11縱隊31旅91團9連排長,1947年犧牲在伍佑便倉一帶。

  72年前,兄弟一次擦肩竟成永別

  季承東告訴記者,他的父親季士勛是季福林大哥的兒子,今年77歲,也曾是一名軍人,參加過抗美援朝。他的爺爺弟兄4人,都在解放戰爭前參加革命。

  “季福林是我的二爺爺。聽爺爺說,他和二爺爺、三爺爺三人是一批去參軍的。”季承東說,1940年前,季福林跟隨其兄季茂球以賣書為掩護,為當時的地下工作傳遞情報。后來正式轉入靖江季少和領導的游擊隊,參加新四軍后,3人隨部隊戰略轉移,老三季寶球在轉移途中遭國民黨追擊,渡河時被水嗆傷,不能隨部隊前行,經部隊領導同意回鄉休養,季福林和季茂球隨部隊一直到了鹽城。

  兄弟二人雖在同一個團,但不在同一連隊,平時很少遇見。在季福林犧牲前一天行軍途中,他和哥哥擦肩而過。“爺爺后來說,當時二爺爺叫了他一聲‘哥哥’,因為戰事緊張、行軍太急,爺爺還沒來得及回應他,兩人就分開了。誰知,這一次擦肩竟成了永別。第二天,爺爺就接到了二爺爺犧牲的噩耗。”季承東哽咽著說。

  季福林具體犧牲在何處,又被安葬在何處,就連自己同生共死的哥哥也不是十分清楚。后來,季承東的爺爺又隨著部隊參加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直到新中國成立后才回到老家靖江。他們曾多方打聽尋找季福林犧牲安葬的地方,但都沒有結果。

  靖江修高速時,要經過季家的祖墳。“家里長輩的墓都在,唯獨缺二爺爺的墓,我父親找到靖江市政府,政府給二爺爺在龍華公墓修了一座烈士墓。墓里什么都沒有,這么多年,我們就在那里祭拜二爺爺。”季承東激動難言。

裝上嶺上土,帶著烈士英靈回家

  來五條嶺烈士陵園前,烈士侄子季祥云特地灌了兩瓶家鄉鐵索河的水,裝上幾把季家老屋后的土。祭拜結束,烈士的后人將從家鄉帶來的水和土,灑在了嶺上,并拿出早準備好的紅綢,在每條土嶺捧上一把土,小心翼翼包裹好:“不知道您在哪一條土嶺下,只能在每一條土嶺上捧上一把土,帶回家鄉,灑在家鄉的土地上!”

烈士的后人將家鄉靖江的水和土灑在五條土嶺上

  “知道二伯在這里,不管怎樣都是要來的。”季祥云說,這次能帶二伯英靈回家,要特別感謝陵園守墓人卞康全和媒體的幫助。目前,在五條嶺烈士陵園的努力和社會各界的尋找下,陵園內已有330余位英烈找到親人。

  據了解,烈士后人期盼已久的烈士陵園擴建工程正在加快推進。工程計劃在原址約10畝陵園基礎上擴建至70畝,總投入約2800萬元,包括新建一館一廣場兩墻和提升五條嶺烈士陵園。一館為新建2200平方米的鹽南戰役紀念館;一廣場為紀念碑組成的追思廣場,保障1000人規模進行悼念活動;兩墻為英烈墻、群雕墻,銘刻已尋名的烈士英名,并留白增補。目前環鎮西路沿線人居環境整治工作正在加快推進,項目區內33戶搬遷協議已簽訂,部分農戶已經騰空交付。

  (來源:鹽阜大眾報報業集團全媒體 編輯/俞思瓊)

layer
快樂分享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